> 蘭州 > 正文

志愿軍戰士血戰朝鮮 鑄就超越極限的血色軍魂

時間:2016-01-23 14:00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點擊:

  超越極限的血色軍魂

  長津湖戰役在整個抗美援朝戰爭中有著特殊意義。中美兩國精銳部隊在朝鮮戰場上改變歷史進程的這次“強強”對決,一直是世界戰爭史研究中引起唏噓感嘆的一個經典戰例。

  長久以來,長津湖戰役因其過于殘酷的事實以及所引發的巨大心理沖擊,成為“中美兩國都不愿提及的血戰”。原本應該廣為流傳頌揚的血淚之戰,一直被善意地回避。網上媒體雖有各種熱議,但是志愿軍將士們可歌可泣的血戰史,并沒有得到最真實的再現。

  1950年的這個冬天,我志愿軍第20軍、第27軍和第26軍與美國海軍陸戰1師狹路相逢,在朝鮮半島那個叫長津湖的酷寒地帶,展開了一場震驚世界的大決戰。歷史上這場戰役是整個朝鮮戰場局勢被徹底改變的重要拐點,志愿軍官兵一舉打破了“聯合國軍”試圖在1950年圣誕節前發起“結束朝鮮戰爭總攻勢”的狂妄計劃,迫使當時世界上最為強悍的超級軍事大國,經歷了有史以來“路程最長的退卻”。

  朝鮮的戰火,讓百廢待興的新中國措手不及。從解放戰爭的硝煙中走出的志愿軍官兵們,臨危受命、倉促應戰,陳舊的武器裝備沒有更換,過冬的棉裝被服沒有配齊。他們帶著勝利者的必勝信心,“雄赳赳、氣昂昂”地跨過鴨綠江,在完全陌生的國度去和最強悍的敵人作戰。

  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!”在近乎于“裸戰”的情況下,志愿軍官兵迸發出超強的意志力和頑強的忍耐力,憑借著打敗國民黨反動派的萬丈豪情,以一往無前的大無畏精神和鋼鐵般的意志,一次次向武裝到牙齒的“聯合國軍”發起沖鋒,傳遞出強大的、無堅不摧的信仰力量。

  1950年的這個冬天,志愿軍官兵們在冰天雪地的數九嚴冬里,穿著春季的單衣單褲,吃著干硬的炒面,抓一團雪塞在嘴里,手里拿的是極其簡陋的武器裝備,在連生存都難以保證的情況下,連續激戰五天五夜,創造了抗美援朝戰爭史上志愿軍殲滅美軍整團建制部隊的唯一戰例,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。

  1950年的這個冬天,1081高地上的志愿軍官兵們,冒著零下40度的極寒溫度,仍頑強地堅守在陣地上。有的戰士連腳上的鞋都沒有,但沒有一個人逃脫或退縮,最后全連以俯臥戰壕的戰斗姿勢全部壯烈犧牲,成為一個個永不傾倒、巍然屹立的冰雕。此情此景,讓趕到志愿軍陣地的美軍團長不由地肅然起敬,對著靜靜趴臥在陣地上的中國軍人行了一個莊嚴的軍禮,認為他們是“值得尊敬的對手!”

  1950年的這個冬天,無論是志愿軍的高級將領,還是普通的年輕士兵,無論是戰斗英雄,還是后勤人員,他們都是歷史的書寫者和見證者。特級戰斗英雄楊根思,在戰斗的最后關頭引燃了手中的炸藥包,如巨人般用鮮血和生命兌現了自己的承諾;九兵團司令員宋時輪,回國前面向長津湖方向脫帽鞠躬,淚流滿面、不能自持……這些震撼感人的場景,無疑是對這場戰爭最好的注解。

  1950年的這個冬天,已經永久地成為歷史。不管你承認不承認,不管你如何隱瞞、欺騙、掩蓋、涂抹、篡改,它就靜靜地躺在那里,如長津湖冬天的湖水,冰清玉潔,如明鏡般提醒著人們——65年前,這樣的戰士、這樣的軍隊,所擁有的壓倒一切敵人的英雄氣概,是我們民族的驕傲,是所有軍人的榮耀,是一部感天動地的傳奇。這種不朽的民族精神應當大書特書,讓先輩們的這種精神,去感染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,樹起我們民族的精神豐碑。

  最后,讓我們來讀一讀志愿軍戰士宋阿毛犧牲前寫的這段話:

  我愛親人和祖國!

  更愛我的榮譽!

  我是一名光榮的志愿軍戰士!

  冰雪啊!我決不屈服于你,哪怕是凍死,

  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!

  注:1950年11月28日,長津湖戰役打響的第二天,志愿軍第20軍第59師第177團1營6連,奉命攻擊柳潭里以南9公里的死鷹嶺,阻擊美軍陸戰1師南逃。然而在零下40攝氏度的極端嚴寒下,全連125名官兵全部凍死在死鷹嶺陣地上,后來戰友在6連上海籍戰士宋阿毛身上發現了這首絕筆詩。

>相關新聞
  • 朝鮮戰場 志愿軍的鋼鐵運輸線為什么炸不斷
  • 推薦內容
    網站簡介 | 保護隱私權 | 免責條款 | 廣告服務 | About Big northwest network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
    ICP備08000781號 Powered by 韋德娛樂平臺 版權所有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瀏覽器瀏覽
    多乐彩前三直遗漏数据